北京快三|折射出当今国人社会公德的缺失

 新闻资讯     |      2019-09-05 02:58
北京快三|

  “高铁”是成为现代社会中发展最快速的交通工具之一,在乘坐高铁时我们会遇到更多的好人与我们同行;然而今年出现了“高铁霸座事件”,这些人违反公序良俗、破坏社会风气的行为令人愤怒,2018年关于“高铁霸座事件”成为网络媒体和全国人民愤慨的对象,也成为国家当前社会的焦点。

  孙赫,男,1985年出生,山东临沂人,韩国圆光大学博士生,高铁“霸座”事件当事人。

  2018年8月21日,在从济南西站开往北京的G334次高速动车组列车上,孙赫霸占别人的座位还对前来劝阻的乘务员各种胡搅蛮缠,视频发到网上后,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 从而被人称为霸座哥。8月24日,从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获悉,孙某被处治安罚款200元,并在一定期限内被限制购票乘坐火车(包括普通旅客列车与动车组列车)。

  事件当事人“周芳芳”,于2018年9月19日,在永州到深圳北G6078次高铁上的一名女性强行坐到了靠窗座位,当列车工作人员协调座位时,却遭到了女子的“强词夺理、态度蛮横”,霸占座位不肯让座。事件周芳芳被认定其行为构成“扰乱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被处以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并限制180天内无法购买火车票。

  我们的“道德底线”不容触碰,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和社会公德的谴责。

  为什么当前这样多的缺德行为频出成为网红?为什么这样多的无德的人物屡屡出现在新闻上?

  德国哲人康德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仰望终身,那就是头顶璀璨的星空和心中高尚的道德律令。”道德的遵从作为自我约束的手段对个人素养和社会环境的提升和优化有着莫大的意义,也谈到:“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真正受人尊敬的国家。”道德理应作为一种价值准绳成为每个社会成员自觉的追求,可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从几年前的“彭宇案”,“许云鹤案”开始,国人助人为乐的道德堡垒逐渐坍圮,发生在广东佛山的“小悦悦”事件更是用鲜血和生命将基本道德的崩溃演绎到极致。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以北大副校长“撑腰体”为代表的言论应时而出:“你是北大人,看到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他要是讹你,北律系给你提供法律援助,要是败诉,北大替你赔偿。”这体现了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对构筑和重建社会道德体系的诉求。

  高铁霸座主角都是成年人,即使不都是大学生(霸座男孙赫还是博士),最起码的社会公德应该懂得起。可是却无耻地在高铁霸座,还气焰嚣张,态度极其恶劣。折射出当今国人社会公德的缺失,礼仪教养的失范,人格教育的失败。

  02 崇高不再,道德难有;对于品质道德——我们只敢提出底线要求,反映的是民族的悲哀。

  从苏丹红到毒奶粉,从贪污腐败到矿难不断,从习水的学生到公安的弱女子,其背后乃是基本道德的缺失。

  如今,谈论道德似乎很落伍,甚至会被斥为SB,所以,我知趣地在前面加上“基本”二字。我们长期以来在评比道德楷模时,总是喜欢夸大,动辄就是见义勇为、舍己为人,动辄就是甘于奉献、为国献身,动辄就是母亲病逝却依旧坚守岗位,超出了常人可接受的范围,因而造成了德育的空泛,进而造成道德的缺失。

  从春秋时代起,我们曾经有着严密完善的道德体系,宗法社会直至民国初年还在维系着中国农村的淳朴民风;儒家礼教虽然有着封建糟粕,可是也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个肌体健康的社会保持着的纲常伦理。可是,某些国人却是太聪明了,以至于想出了钻空子的沽名钓誉手法。儒家不是提倡孝道吗?于是就有人产生了表演型人格,居父母之丧“吐血一升”,“吐血一斗”的记载史不绝书。万一需要表演图学的时候无血可吐怎么办?有人就把公鸡鸡冠宰下,暗藏袖内。鸡冠能够贮存血液多时,需要的时候轻轻掐一掐,血自然就流出来了。故,老子《道德经》早已言之“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简单地说就是,道德标准走偏了,就会有欺世盗名的大盗出现。

  03 既非法制国家,又无宗教、道德体系支撑,恶性事件永远在刷新状态——出路任然是法治民主

  不言而喻,道德缺失的国家,远比非法制国家来的更可怕、更可悲、更绝望。那么中国到底是不是一个道德缺失的国家?让我们从身边琐事论起:

  曾几何时,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优良传统的民族。而如今,荆州市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在打捞勇救溺水儿童的长江大学三位大学生时大放厥词“我们只捞死的不救活的,钱不到位不能捞人”。这不仅仅是个职业道德问题,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他们竟能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等事来,尚有何道德可言?难道这只是一个个案吗?我们是否经常听到某某出于好心,施救交通事故的受害者,竟反被其诬。让人不由感慨做人难,做个好人更难呢;公交车上,有多少白发苍苍的老者,颤颤巍巍站在年纪轻轻的晚辈身旁,后生们竟然熟视无睹,视而不见;公交车上又有多少被扒窃的受害者,面对已被擒获的贼,矢口否认被窃,更别说去警方报案了;至于说到不赡养老人,把父母当皮球踢来踢去。或者本人已经成年,却不想找工作,赖在家里,成为啃老一族。这样的事,这样的人是司空见惯,还是凤毛鳞爪呢?只要你不是生活在真空里,自会心知肚明;如果我们逆向思维,官方媒体为何热衷报道好人好事,除执政党使然,是否可以理解为当今的好人好事实在不多,急需弘扬一番了?

  再从教育、医疗上探究道德缺失是如何让人震惊与发指的。人们都说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他肩负着授业、解惑、传道的神圣使命。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什么也不能没有教育,这从日本的战后崛起便可看出。

  而我们的教师、教育行政机构却有怎样的表现呢?社会上早已盛传一个公开的秘密,老师在课堂上,尤其在传授知识的关键点上均不情愿授业、解惑了,要想学到知识真谛,请到老师家里来,当然不是免费的,家长需另付高昂学费;新学期伊始,老师最感兴趣的首要功课,是通过学生摸清家长所在单位、职务等有用信息,目的不言自明;班级里甚至是老师个人有不时之需,老师会理直气壮地要求家长无偿满足,有“能力”满足老师的家长,子女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前排,学校如有诸如交换生、保送之类的好事,老师会最先垂青于他们,这即所谓感情投资,互通有无了;拿学校热衷实行统一校服来说,到手的校服大都质量次、款式旧、颜色差,学生不愿穿,大都压在箱底,不少高校规定入学时必须购买学校统一配备的被褥、暖瓶等洗漱用具,这些用具大都质次价高,有些被褥竟是“黑心棉”做成的;今年曝光的社会上一些发黑心财的销售人员,通过给波阳县芝阳学校回扣,让其购买试卷和辅导教材,尽管试卷、辅导材料质量差或是盗版,但该校依然乐此不疲。今年上半年,该校初三年级每个学生交50元试卷费,其实购买试卷只需20元,另外30元则悄悄划入了学校的“账外账”,支配“账外账”完全秘密运行,由校长一人说了算;据报道,四川某县,教育局上报应届高中毕业生省级三好生名单时,竟然偷梁换柱,用县公安局长、县纪委副书记、县农行副行长的孩子顶替了几个真正的三好生;择校费也令人瞠目结舌,广州一择校生收费高达18万元,南昌一位家长说:“入学捐款四、五万元不过是场毛毛雨,捐10万元、20万的大有人在。”在江西波阳,一位初三学生一年先后向学校交纳从报名费到英语听力磁带费10多种,高达2089元,远远超过一个贫困县的农民家庭全年的纯收入;更为可悲的是,今年7月,陕西省榆林市19岁的景艳梅考上大学,其父因不堪学费之重压,在家自杀身亡;8月,四川简阳市一位18岁农村女孩考上大学,为了筹措“学费”,竟以身相许;而据新华社报,教育部统计,今年头7个月全国发现教育乱收费问题2566个,取消违规收费项目361项。国家发改委公布数据显示,教育收费问题已连续3年成为全国价格投诉的头号热点。按保守测算,过去10年,全国教育乱收费总额已超过2000亿元!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